首页 > 信息 > 生活 > 正文
2024-05-15 11:19

科罗拉多州法官在第14修正案案中保留特朗普的选票

周五,科罗拉多州的一名法官裁定,前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可以留在该州的初选投票中,驳回了第14修正案阻止他再次担任总统的论点——但这样做的理由相对狭窄,那些试图取消他资格的选民的律师表示,他们会上诉。

萨拉·b·华莱士(Sarah B. Wallace)法官裁定,特朗普在2021年1月6日袭击美国国会大厦之前和期间的行为,构成了对宪法的叛乱。1868年批准的第14修正案第3条认为,此前宣誓支持宪法的人不符合这一罪行。

但丹佛州地方法院法官华莱士法官的结论是,第3条不包括总统宣誓。

该条款没有明确指出总统的名字,因此问题取决于总统是否被包括在“美国官员”的类别中。

由于“总统不在修正案适用的职位名单上,再加上第3条明确规定,不合格的宣誓是‘支持’宪法的,而总统的宣誓是‘维护、保护和捍卫’宪法的,”华莱士法官写道,“在法院看来,无论出于何种原因,第3条的起草者并没有打算把一个只做过总统宣誓的人包括在内。”

“法院决定的一部分,”她继续说道,“是不愿意接受这样一种解释,即在没有明确无误地表明第三条的意图的情况下,取消总统候选人的资格。”她写道,历史记录“显示出相互竞争的解释之间存在相当大的紧张关系,而且在文本或历史来源中缺乏明确的指导”。

她在脚注中补充说,“不应由本院决定”总统职位的疏漏是故意的还是疏忽。

特朗普的发言人史蒂文·b张(Steven b张)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赞赏科罗拉多州今天的裁决,这是对非美国选票挑战的又一击。”他补充说,“这些案件代表了绝望的民主党人对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进行干预的最愤世嫉俗和公然的政治企图,他们知道骗子乔·拜登是一个失败的总统,很快就会被击败。”

代表9月份提起诉讼的六名科罗拉多州选民的律师之一马里奥·尼古拉(Mario Nicolais)说,他们败诉的理由很窄,这让他感到鼓舞——不是在特朗普行动的实质上,而是在修正案的适用范围上。最高法院很可能拥有最终决定权。

“在对证据进行了仔细彻底的审查后,法院认定唐纳德·特朗普参与了叛乱,”尼古拉说。“我们对该意见非常满意,并期待解决上诉的唯一法律问题,即第十四条修正案第3条是否适用于叛乱总统。我们相信是这样的。”

明尼苏达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的类似诉讼因程序原因被驳回,密歇根州的一名法官最近裁定,这些问题属于政治问题,法院无权裁决。密歇根州的请愿者对这一裁决提出了上诉。

在华莱士法官做出这一决定之前,原告律师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审判,详细阐述了取消资格的理由。

他们传唤了八名证人,其中包括对1月6日的袭击做出回应的两名警察;一位当时在国会大厦的民主党国会议员;以及众议院1月6日调查委员会的首席调查顾问,原告广泛引用了该委员会的报告。但他们案件的核心是两位教授的证词。

政治极端主义问题专家彼得·西米(Peter Simi)作证说,极右翼组织经常依靠含蓄的、看似可以否认的暴力呼吁,特朗普也曾以这种方式与他们沟通——这一论点是为了反驳他从未明确要求任何人冲进国会大厦的辩护。研究第14修正案第3条的专家杰拉德·马格利奥卡(Gerard Magliocca)作证说,在该修正案获得批准时,“参与叛乱”被理解为包括口头煽动武力以阻止法律执行。

特朗普的律师打电话给一位专家,法学教授罗伯特·德拉汉蒂(Robert Delahunty),他作证说,第3条含糊不清,应该由国会来定义。他们的其他证人包括一名前国防部官员,他说特朗普在1月6日先发制人地授权动用国民警卫队(National Guard)部队来防止暴力。随后,当天在椭圆形广场参加特朗普集会的人作证说,他们没有听到特朗普的话是在呼吁使用暴力,人群本来是和平的,后来部分人变成了暴力。

华莱士法官在审判期间的询问并没有暴露出她的想法。当她拒绝了特朗普团队在审判结束前放弃此案的请求时,她强调,此案所带来的法律和宪法问题是新颖而困难的。

玛吉·阿斯特(Maggie Astor)为《纽约时报》报道政治,关注突发新闻、政策、竞选活动,以及政治制度对代表性不足或边缘化群体的影响。更多关于玛吉·阿斯特的信息